【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60849|回复: 147

【鲍传江-被思想折腾或折腾思想】(飞信更新)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8-29 10: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08-8-29 10:49:5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缺德”为“主油箱”的中国现代化早早地败相丛生了,现在说这些涉嫌落井下石。而我碰巧十多年前就用书法方式涂抹了“白猫黑猫乱中华”。公道地讲,比较起前三十年砸光,后三十年卖光还勉强算是经济活动,至少造成了一部分人体能充沛的假相。一个甲子很快打包了,要是人类文明没有慎终追远的要求,我就放弃追问。

鲍传江 2008.8.29
 楼主| 发表于 2008-8-30 21: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时代又一次挤迫着思考的人。我可以断言,一些有道行的思考者只好回到内心生活,自己炼丹去了。我是个浮燥的人,我无法平抑我身体内容的冲动,我得借助人类历史的遗存物来获得安全感。这些年来,我的左手会在大部分空闲时候抚弄古玩,暂时的平静至少对这身皮囊非常重要。我想我的内在应该找到了外在的依据。

鲍传江 2008.8.29
 楼主| 发表于 2008-8-31 22: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想读懂近几十年的中国,只要找到几个关键词就可长驱直入。比如:争先恐后。几十年政治运动,跑到前面的就可以获得优厚的生活资料、生产资料甚至这两种资料的分配权。关于这点,土改、镇反、反右直到文革愈演愈烈。很多人都想领喊口号,表达激情。我在一篇文章里说过这样的话:我一看到主席台上白发苍苍的老人我就想笑。我暂时还不能收敛我的刻薄。

鲍传江 2008.8.30
 楼主| 发表于 2008-8-31 23: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楼上有个很牛比的篮球运动员(据说现在第二牛),在前几年不太牛的时候,他父母在电梯里很慈祥地应对众人恭维。随着那公子牛气冲天,楼道里的笑容愈发灿烂,没想到人家两口子反骚扰能力提升很快,在电梯里基本上脸色严峻。曾经热情高涨如我老婆等街坊在奥运前只好大彻大悟了:原来,明星离我们很近,明星离我们很远。

鲍传江 2008.8.30
 楼主| 发表于 2008-8-31 23: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想到一块石头,那石头既不象形,上面也没有奇异的景观图案,但是记录了大自然生命活动在某一瞬间的真实。终于有一天,这块石头被人带回家里,在灵性的双向供养下,人和石头开始对话。这种交流是极具私密性的,对局外人而言,通常“无言以对”,因为外人没有向那块石头投注热情。再说,热情并不都能被转译。唯其如此,才有了不可言说之妙。(1998年旧文,新贴时略有改动)

鲍传江 2008.8.31
 楼主| 发表于 2008-9-2 10: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两个帖,有空可以看”。我去年两个帖子压缩了关于历史路向及个人艺术追索两个端口。后来者不能亲历先前,但可以借助历史遗存实现手感—“百年千卷书,封面很好看”妥贴地解决了感应历史的难度;“我的作品是用来排毒的--鲍传江涂画”则用水墨方式见证着思考受困、突围。我很清楚这两件漂亮的活儿都很难带给我现实回报。转念一想,还有什么样的回报大于我对现实和历史洞彻后的快慰?(原帖"百年千卷书,封面很好看",2007年首发雅昌艺术网艺术杂谈专版)

鲍传江 2008.9.1
 楼主| 发表于 2008-9-2 22: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生命的动作幅度,不管哪个主义都没给出特别有意思的指示。唯物主义让我们破罐子破摔,唯心主义让我们错过许多好风景。经过长时间的摸索,我的活法找到了一些结实的依据,就是我常说的,把可耻的肉身交给低级的现代化供养,以便高贵的灵魂散步后愿意回来(以上是一个不太容易掌控话题,我保留对此阐释的权力)。

鲍传江 2008.9.2
 楼主| 发表于 2008-9-2 22: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选择涂画是因为人的精神活动可以直达画面,较少的技术折扣使得混元之态不仅可能而且实在--一种落定在宣纸之上的实在。动物性的表达差一点就不可避免了,这要借助文化背景的相对开阔。痴迷物象并不直接兑付馅饼,只有用心灵光照去蒸发她才能撩拨一片兴旺的感觉。当代生活在速度中泡制快感的惯性将使子孙后代面临生存绝境,不去加热这种频率翻新决不再是专业以外的话题。一个庄严的企图是:实在的画面在读者智慧作用下缓缓变形。(十年前旧稿,新贴是略有改动)

鲍传江 2008.9.3
 楼主| 发表于 2008-9-4 22: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收藏的一个专题是1949至1978年的文档资料,堆起来约有一人高,内容多是历次运动的检讨书、认罪书、举报材料等,仅各类表格如“对党忠诚老实交待表”等就有一百多种。翻读久了,这些“倒霉蛋”的声音会在夜深时悉悉索索。好多年了,它严重恶化我的情绪,我甚至会在酗酒后莫名其妙的放声大哭(我的身世包括家族完全没有这样的委屈)。对这堆弃之不舍的东东,我真伤透脑筋,尽管它给我提供过独家的思考支援。

鲍传江 2008.9.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公网安备1101140085号  

GMT+8, 2019-7-18 16:40 , Processed in 0.12255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