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248|回复: 4

【2013艺术部落网年度人物推荐-陈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3 18: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_R1A0594b.jpg

陈钟简介

1968年生,自幼习书,1989年毕业于南京审计学院。 2002年弃商从艺,致力于当代水墨的探索与实践。2008年10月首次在柏林举办个人画展,其后多次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地举办个展及联展。陈钟把西方的抽象艺术与中式内涵进行了全新的整合,其作品风格大胆,空灵跌宕,充满着禅意与哲思。

陈钟3.jpg

一派优雅奢靡中最为激烈的部分
——陈钟奇人奇画

刘畅/诗人、画家

初见陈钟,是在海波、韩东等一帮南京诗人的聚会中,他笑容可掬的模样令我没有陌生感。陈钟说,有时间去他画室。
来到陈钟画室,只见墨色铺天盖地,安静中滋生着燥动。墙上挂着一张“猫”,那猫滴溜着眼珠,令人看不够,猜不透。陈钟说,复制品。原作在北京798举办的个展中,被西门子公司收藏了。我想卷起来带走,哪怕复制的。再看另一张猫,妖艳、魅惑,不时窥探……陈钟画出了人性的复杂,令我惊讶。
有灵性、有耐性、有赌性。每当有人问及他绘画来历时,属猴的陈钟总是喜欢说:“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小时候的陈钟爱玩爱闹,玩起游戏来不通关绝不罢休,成年后画起画来更是如此。出身书香之家,金石书画、戏曲文学伴他成长;南下做工、下海经商让他体验酸甜苦辣;原生之态和内在力道糅合修炼,多股力量在他身上齐聚迸发,形成了融中合西,厚重而又不失灵动的独特画风。
谈起弃商习画的经历,陈钟可谓奇人。1990年,南京审计学院毕业的陈钟南下深圳打工,一年后回到南京,成为第一批珠江路IT行业的创业者,商场如战场,十年的经商让他对人生有了更深的了解,也产生了烦躁,他需要反省、需要思考,他想换一种活法。2002年,34岁的陈钟毅然决然地关掉了公司,闭门谢客,整天在一间六平方的小房间里重新学习。“起初没想别的,只想读个两年书,写写字,想想以后该做什么,潜意识里想没准能当个书法家”。陈钟这么说,他没想到这一想就是十年。
陈钟此言不虚,他自小习书且家学深厚,舅舅作家韩翰是将林散之推向日本的关键人物之一。哥哥陈宁,早年曾受教于启功、康殷二位大家学习书法篆刻,高考时以作文江苏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南京大学中文系,半年后保送至德国学习西方艺术史。陈钟自幼临池,由《九成宫》入手,后来逐渐迷上魏碑;我们今天在他画作里所能感受到的浑厚苍朴就是融化在他血液里的《郑文公》。
他没有停止对书法的研习,即使在经商的那些日子,没有时间练字,就抽空看看想想,用手指在腿面上划拉。长期临碑,陈钟自感写僵掉了,厚重了但无生气,被襟固住了。终于有一天爆发了,他写烦了,便拿起笔在纸上乱甩瞎画,当他“宣泄”过后,静静地看着纸上凌乱的线条墨点时,突然间,他像发现了什么,“这不是画吗?这是画,这肯定是画!”陈钟眼前一亮,知道他能画画了。他拍成照片传给哥哥陈宁看,哥哥说,好啊,有点意思,继续!
他觉得自己能画画了,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是画家了,但还不知道画什么,能画什么,还是先学学吧。三十好几的陈钟走进了一家美术高考培训班。
“来干啥呢!”一个扎长辫子的小伙子问。
“没事干,突然想画画了,想来学学!”
“画画难啊!你看我,画了十几年,也没画出什么名堂。”
他看到墙上千篇一律的学生习作,觉得就是个生产车间。尽管还不知道自己能画成什么样,但他知道,那不是他想要的。
他打消了上培训班的念头,他想书画同源,临摹碑帖和临摹石膏像其实没什么区别,他已具备了相当的基本功,他决定自己尝试,回到家,便开始了艰辛而又快乐的水墨实验。
自2004年开始,陈钟潜心作画。他不临摹,而是琢磨、分析。他大量的看画,书上的、网上的、展馆画廊里的,甚至地摊上的,不错过任何一个看画的机会,南京的看过了,就北上南下,上海是他常去的地方;他的想法很明确:看别人的,画自己的。
画外功夫更没少下。看画读书之外,大量的图片、音乐充斥着他的电脑。他明白什么是井底之蛙,力争能多待几口井,多看一点多听一点。老母年迈需要照顾,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外出旅行,没去过黄河,就把黄河的图片用投影仪放大,体会黄河奔腾的气势;没去过卢浮宫,他下载了卢浮宫网站上的所有藏品。他利用电脑听音观画,耳熏目染,从历史到地理,从意大利到非洲,从音乐和舞蹈,日行千里,来回穿梭。
十年时间,陈钟的绘画经历了三个阶段:一、西方式的造型模仿;二、中国传统的文人写意;三、任由东西的抽象表现。
刚开始陈钟一度追求造型,画面中有较明显的西方现代绘画气息。《猫》,乱墨飞溅,色彩斑斓,类似野兽派。《猫咪0400》,一只端坐着的翘尾巴猫,狂气十足,我以为是蒙克风格的陈钟自画像。《我画的是头驴》,具有政治波普和自我调侃、讽刺意味,也是他最为具象的作品。
自《无题1663》系列作品出现,陈钟的画显示出中国传统文人画的情怀和意趣:白雪皑皑中红梅点点,战士策马扬鞭,激越之情驰骋于天地。《涂鸦》:一睡眼惺松的坐佛解衣盘磅,画家心底的佛性自然流露。《裸体女人》:一女子四肢摊开,一派天真。
痛并快乐着,是陈钟作画的状态。在一段家人偷拍的视频里,正在作画的他发丝披散,头如捣葱,笔如骤雨,可谓原生态的极致。你若笑场,他会说,这是很严肃的事。放下令陈钟自在,但也不无沉重,他经常得意地陶醉在自己的画作前,他知道他在画一种不好看的画,他又知道他的画确实好看,时常又坠入深渊,莫名地恐惧,这是画么?尽管哥哥陈宁一向肯定,但他觉得兄长的话里包含着亲情成分,尽管他对一些朋友的冷嘲热讽一笑置之,可他总是有心不定的时候,他渴望交流和对话,他甚至想挨骂,这样才够痛快!人到中年的他放下身段,以一后生的姿态背着画夹或托人引见,或做不速之客,虚心地请人看画,点评。
他见到了傅小石先生,只看了一张,小石先生便激动起来,连声叫好,直呼大气;他见到了赵绪成先生,赵绪成称赞其“有才气、有仙气、有胆量、没规矩”。前辈大家的鼓励与肯定,让陈钟定下心来,他知道他的感觉是对的,他走对了。
2008年,陈钟在德国柏林举办了首次展览。他那融中合西的画风受到了欢迎,德国著名评论家Johannes Kuchler说到:“陈钟的画作在色彩、构图、动画中既有伦勃郎、马蒂斯和蒙克的气息,又有画家通融后自己完整的神采,关键是他画里的冲动,在严肃中还有那么多的幽默。” 原定一个月的展期延长至两个月,展览获得成功。2011年由著名评论家朱其策展,栗宪庭担任艺术顾问的德国西门子公司主办的《逆省》个展,又把他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自省,是前进的驱动;逆,则是回到原点。博尔赫斯说,二流的诗人才会每天写好诗,他的意思是说,只有一流的诗人才敢于破坏,敢于用自信破坏词语的规律。陈钟的画获得了关注,但伴随而来的,画里有米氏云山、傅抱石……这些声音令陈钟思考。独立,是一个人所能做到的最大的尊重。置之死地而后生,生活中如此,绘画也是如此,就在陈钟的猫、仕女系列可以获得生存的筹码,暂时可作喘息时,他重新考量。垂手可得的情趣,过度纠缠熟悉的符号,绘画将成为僵死的生存流水帐,画面将失去活泼的生气。陈钟继续逆转,一个钉子,一段枯枝,一个舞姿……记忆落在纸上已经变形。他不再在画中找形,找主题,不再画别人想要的小人儿,而是让画面回归空旷、纯粹,让生命回归宇宙的神秘和浩瀚。陈钟以道的哲学理念为根基,进入了任由东西的抽象主义阶段,由半抽象至抽象渐变,由束缚到自由。“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无题7036》,一天滚沸的乌云,迷蒙处一角光亮,一叶小舟扯出内心绝裂,这是陈钟在未知的前行道路上,孤独艰辛又小心翼翼的状态。《无题7061》则是纯粹的肌理效果——火在木头中,河流在掌心中。陈钟把想象交给观者,令观者成为画境的延续。《云》、《山水》系列,水墨浓缩成为高度审美化的肌理,微观与宏观,当下与未来,短暂与恒久,记忆与呈现,芜杂中有序……光明与黑暗在画面中交迭缠绕,形成悲欣交集、如梦如幻的磅礴诗性之美,生命的直觉体验通过抽象的画面散发出来。正如道德经所云,道这个东西,总是那样模模糊糊。模糊之中却有形象,模糊之中却有实物。它是那样深远暗昧,深远暗昧中却蕴藏着极细微的原质。这原质是很具体的,这原质是很真实的。从古到今,它永不消失,依据它才能认识万物的本质。将复杂、多元归为“一”,这是陈钟通过绘画认识世界的方式并努力表达的。
由陈钟的画回到中国画传统。中国画传统历来对抽象形式进行尝试和探索,无论是八大,还是张大千、黄宾虹、傅抱石、吴冠中、石鲁、李世南,都对抽象作出了表达,陈钟走的是光明大道下的独木桥,而绘画语言是识别的路标。诗人韩东说“诗到语言为止”,但并非“纯正永恒”的古代汉语,而是“人们除于变化中的正在使用中的汉语。诗歌是对现实的超越,而非任何理想之表达”。 陈钟以为,在一个近乎完美的艺术形式面前,自我意识会被削弱。“少一点程式,多点儿随意”。陈钟视前人为高山,但笔墨当随时代,当随吾心。他的猫、仕女系列,是他内心柔软的部分;抽象山水系列,是融入、发现、自我转化的过程,是理性——审美体系支撑感性的过程。在绘画技法上,他将书法能量转换在水墨实验中,无论是写实还是表现,都显示了强烈的自我表达愿望。长峰奇笔是他绘画的特色,原本写魏碑写死了,用到画面中,却活了过来。除了画女人体,落笔稍圆润外,画猫,画树枝、老僧,皆笔锋挑露,在一根线中有停顿、有变化,停一停,揉一揉,弄出一个小疙瘩来,形成画面的细节,呈现转折和体面关系,令画面有了立足点,如同口里含了糖,不时咀嚼、回味。画猫、仕女,他只取其意,女人突出三点,连面部也不作交代,手脚更是变形夸张,他信赖的是情绪和直觉,要的是一个很微观的生理反映。抽象山水系列,他舍弃了细节和趣味,时而排笔扫刷,时而水壶喷淋,时而手掌揉捏,放达处,周流而不凝滞;细节处,灵光闪烁。
陈钟不仅在画纸上,还将中国传统水墨这一古老的纸上绘画艺术形式,延伸到现代人所依赖(也是怀疑的)可分析、可触及的范围。他的新发明是,把画夹在两块涂了油的玻璃中间,放在灯光前,让水墨画呈现“X”光般的透视效果,社会环境退为其次,个体生命得到尊重和观照,肉体伴随着思绪,在画面上滋生、蔓延、纠结。试问,天下人和事,何以经得住如此推敲?陈钟偏偏要走到事物的反面去,去除兀杂,呈现本质,通过自身多维观照,通过微观对比宇宙宏观,通过个性比较文化。他认为,观者也是画面的组成,他让我赏画时,让我用水壶喷淋,我战战兢兢,拿起发胶瓶子大的水壶不敢下手,只见他拿起浇花的大水壶,上下左右喷洒,再把湿漉漉的画纸拎起来。他打算在下一个展上,将“废画三千”作为装置艺术展示——原来,画室角落里的废纸也有生命和价值,陈钟的温情和念旧令我感动,他的创意更令人遐思。他尊重观者的理解热情,而我们缺少的,正是面对面的沟通、对话与信任。由旁观者到对话者,由转身到面对面,陈钟充满积极向上的时代精神,也给欣赏者、收藏者带来崭新的体验和空间。
无论经商,还是写字、绘画;无论对家庭的责任,还是对朋友的承诺,陈钟皆敦厚,但又个性十足。朋友喜欢他的喜感带来的快乐,欣赏他内心的能量带来的激励和鼓舞。前往“西天”取经的路上,陈钟是否会为现实所折腰,由扎根到扎堆?正如他哥哥陈宁所说,好玩的人放在哪里都会好玩,要不就不好玩了。我相信,陈钟会继续走他的独木桥。有了爱玩、自信的陈钟,会有更多人,甚至年轻的80后、90后喜爱上水墨——一派优雅奢靡中最为激烈的部分,水墨赋予我们不断探索的时代精神,如同血液流淌在血管中,带给我们绵绵不断的生命体验。

2012.10.10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8: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7008 副本.jpg

无题1892 2011 48x45CM.jpg

IMG_7002 副本.jpg

IMG_7040 副本.jpg

IMG_7041 副本.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8: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DSC08436.jpg

DSC08420.jpg

CF017106.jpg

CF017102.jpg

CF017099.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ICP备19030771号  

GMT+8, 2019-10-22 08:49 , Processed in 0.10715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