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黟人

【鲍传江-被思想折腾或折腾思想】(飞信更新)

 关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8 11: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同等量级对手的博杀是不好玩的。就像是老虎扑鸡,鸡无所谓(也没办法有所谓),老虎的夸张动作一定有失体面。说这话缘于买古董的经历。上世纪八十年代下半段,在天津沈阳道古玩街,那些老板在店里自个儿喝茶吹烟。直到你盯着他一件心仪之物两眼冒光,他才邀你上座看茶。至于买不买,倒不重要了。时间过去十年,老掌柜换成小掌柜,你又去一家古玩店,那掌柜会先看你的鞋,然后顺裤脚往上打量,看你是大傻还是二傻(大傻是有钱自信的那种,二傻类推),如何出牌他已成竹在胸了。到了新世纪后几年,还是这个已经不太小了的掌柜,会恭谦的说,你看这件是哪个朝代的?你说了算。你看它值多少钱,你开价。正是这个普遍的事实,让我在本文开头有些伤感。文化断裂了,情况就这样。

鲍传江 2008.10.18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0 09: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丫头,本姓王,家住山东青州府……我一个在深圳出世的侄女很小时候就用淮南口音唱这句山东戏曲,缘由是出生不久她就被送回淮南,奶奶习惯地唱着戏曲哄着她慢慢长大。时间往前推七十多年,同样是很小时候,一个山东小女孩为了哄她母亲开心,就把挤在人堆里听来的戏曲故事近乎完整地唱给她的母亲听。这些旷野遗音的苍茫故事伴随着这个一字不识的女孩成为母亲、祖母,还有一些喊着“老太太”(曾祖母)的。这当然不奇怪,奇怪的是年届八十她还是能唱好几十段小时候听来的戏曲,我现在发飞信的手机里就保存了一些。我只是偶然想起,听上一遍,听过就忘。像是沙化了的土地,再也不涵养水份。有个词说:此一时,彼一时。就是这个样了。

鲍传江 2008.10.20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3 10: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的思考本来应依靠元典,这样安全,比如半句“通则不痛”,就可以略去摸索过程的无穷麻烦:你牛哄哄地结扎长江,长江以远的地方就会有反应。所谓蝴蝶效应,是通则不痛这一经典的衍生品,是可以忽略的词汇。知道因果就够了。我常说的一个古玩行凋蔽的例证:你买个拇指大的籽料原石可能要花好几千甚至上万(最近便宜了一些),而买一块汉代的老玉可能只需花上几百。故宫的首席专家居然说,买玉要先看材质。多少代人把玩型制、心仪沁色(玉在墓葬里与各种接触物质的时间反应)的神情积蓄于是作废。文化断流,前人栽的树被砍光,后来跟着资本主义买空调,往窗外排暖。不玩古玉和这个错误只是表面上没逻辑关系。

鲍传江 2008.10.23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7 11: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有朋友责难,说我的基本思路简单化:昨是今非。我对此差点不屑回答了。因为我用了近乎一半的时间拥抱这个低级的现代化。拥抱或被拥抱使得我的身体尽量享用社会资源(我早先主动逃离主流,所以我不会拿贪官做生活质量参照)。我的自觉在于,灵魂对现实开出的任何收购价都不感兴趣,但她学会了宽恕粗鄙的肉身做各种粗鄙的事情。与此相应的是,身体也慢慢乐于仰望并接应灵魂悠然来回。这种两厢情愿的和平态势怎么能让我做出极端的单值判断?我想偷笑还来不及呐。多说一句我的老话,我只是觉得源远流长的文明嘎然中断有点不自在。

鲍传江 2008.10.27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9 13: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个世界我总是高度缺氧。有你带来清新的风,我还需要什么?我只好表面上胡乱拣选着汉字,汉字随机地拼凑我的心思。用完了的风并不伤感的飘然走散,现场无人守护。就是我告诉你,你们也不知道那人是谁。

鲍传江 2008.10.29
 楼主| 发表于 2008-10-30 09: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收藏专题中最用心的是图像,我把它称为“中国近现代图像博览馆”内存。共600余件挂画,主要为各类方式的印刷品。图像内容以1949年为界截然两分:之前的被我统称为神性美术,大多数讲述因果报应故事:此后宣传画席卷天下,可谓“洗脑”有术,略有差别的是,文革前用美术方式宣示假相,比如胖乎乎的小孩爬在麦秸上等等。文革开始变通为暴力宣泄,这些色彩极端、造型粗糙、社会功能恶劣的视觉“文化遗产”实在空前绝后。我接下来会设法把这个专题推介出去。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独家的、好看的文化产业资源专题。人们要是愿意搞清楚历史真实,简单看看就找到门径了,不复杂。(以上观点我曾专文阐述过,在此为我的絮叨致歉)

鲍传江 2008.10.30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16:42: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时间段,至少对我来说,只有一种来历不明的理想主义让我长期亢奋。在我主编的某省交通安全报上,我经常把下列稿件放在头条:“饭馆热酒下肚,路口红灯堵车(说一个交警下雪时恰逢停电忘了关闭手控信号,去饭店喝酒,后来来电了路口的混乱景象)”,“整顿、整顿,一整一顿(副标题从略)”--我曾得意的把这十年称为“一条奔放的大河和他的河床的长久蜜月”。众所周知,这本来就玻璃化的一厢情愿到了八十年代末那个春夏之交就土崩瓦解了。我在那个著名的夜间写了如下诗句:“装甲车的履带碾碎了所有的颜色,包括那些不是血的红色的童话”。一个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现实批判的大门在我身后很优雅的关闭。

鲍传江 2008.11.2
 楼主| 发表于 2008-11-6 20:2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皖南,雨水总是很多。雨水的声音提请着真实,而底色经营虚幻。雨中的村景、山形是被时间氧化过的,不象洁白宣纸突然遭遇墨色那么不好忍受。特别是绵绵细雨时,你可以加入进去,和这些底色互动。提前做个历史中人原本是不难的,那黑色的石板路不轻易落下表情。你完全观察不到你对历史的磨损。这样你就会对自己会心一笑。接着你在湿漉漉的白墙黑瓦下继续走动,和其它人穿梭着,让画面永远做草图状,是动态的。至少你今天是柔弱的,没有暴戾之气,真好。

鲍传江 2008.11.6
 楼主| 发表于 2008-11-7 09: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漫天大雾就不好玩了,它能锁住真相。我现在正走在九华山的漫天大雾里,要不是人工的灯,我都快要怀疑我的存在了。我索性用写短信的方式来抗拒这种怀疑。恍恍忽忽也居然如此强大,你一下忘了在山下和朋友热议的话题,你突然间觉得上山前的你太小器,你顿悟了一颗棋子是被安置,被安置其实省心省力。得出这样明确的结论时偏偏真的一头雾水,该回住所了。雾水就是真相,雾水为什么就不能是真相呢?至少这两天是,我定定神,在真相的笼罩中,一点一点循着来时的山道,我知道,你还没有走的太远,回去还不太困难。

鲍传江 2008.11.7
 楼主| 发表于 2008-11-10 20: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具有神性的汉字当然不仅仅是用来写情诗的,有时还得做些无趣但有益的说明之类,还有的就是煽情了。十几年前有朋友邀我给一家著名的房地产公司做文案总监,我私下里试了一下“台词”来提升楼盘的附加价值,不自觉的往品牌里“注水”(几天前看澳亚卫视,一个在杀牛前往牛鼻子里插管注水的人对着摄相镜头说:拍吧,拍吧。我就不相信你能找到不注水的屠宰厂)。用汉字放大事实,比注水牛的新闻要早一些。这当然这不能证明我的其它文字都符合精神文明的检测标准,但我尽量尊重汉字是个事实。我想事实总是重要的。

鲍传江2008.11.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ICP备19030771号  

GMT+8, 2019-11-14 03:37 , Processed in 0.10661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