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486|回复: 1

许德民: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7 16: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并不感到十分悲哀。如同我们现在唱国歌,对“最危险的时候”几个字也已经无所谓,肯定不如当年唱“义勇军进行曲”时那样有紧迫感与使命感。在抽象艺术的队伍里,谈使命恐怕有很多人听不懂。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画家眼睛里都只有市场与价格,而没有文化,因为使命是属于文化的。
    抽象艺术在当今艺术界的边缘状态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边缘状态并非是抽象艺术落伍了,被淘汰了,实质恰巧相反,是因为在中国抽象艺术仍然是超前的。因为,未来我们迈向“和谐社会”,如今大谈“和谐社会”的人未必能够想到,“和谐社会”的艺术象征就是抽象艺术!在文化没有跟进之时,中国抽象艺术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
    耐心不是等待,而是进取。是画好自己的画的同时,也要尽可能地推广抽象艺术,因为抽象艺术是一种生命文化,懂与不懂,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命质量。信心不是自大,而是坚持!有些画家画不怎么样,脾气却很大,故作清高,其实是心虚。因为只有心虚的人才怕别人和他谈抽象文化,谈价值标准。我们需要对抽象艺术与生命文化的关系有深刻理解,这样才可能使得我们对自己的选择充满信心,因为抽象艺术是永恒艺术,在中国当下几乎大多数的老百姓都是抽象艺术文盲,我们扫盲的任务十分沉重,因此仅仅画好自己的画是不够的,还必须顾及身边的人,让更多的人来亲近抽象艺术,了解、热爱抽象艺术。
    面对抽象艺术边缘化,抽象文化还不普及,抽象画家们“抱团过冬”也是理所当然的。抽象艺术家历来单打独斗惯了,所以不习惯“抱团”,有人认为“抱团”是没出路的表现。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小农意识。尽管单干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的能量,但是单干只能种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社会、文化、普及教育就毫无奉献。只有“抱团”,合理借力,才能够将大家的能量转化为社会能量,这是文化进化的基本规律。那些认为抽象画家已经有很高的地位和很足的人气不需要“抱团过冬”那只是自欺欺人!当然,抽象艺术的边缘地位是根据总的艺术隔局来划分的,并不排斥个别抽象画家混在当代艺术圈子里“欺世盗名”,混个不错的市场效果。以个别画家的走势来对待整个抽象艺术界的现状是错位的,而且个别“混好”的抽象画家还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抽象画家,最好别人称他为当代艺术家,对中国抽象艺术非但没有文化贡献,几乎还在拆台,这就是中国抽象艺术的悲哀!
    为什么明明是抽象画家,而不愿意承认自己画的是抽象画,宁肯称自己是当代画家,原因无非是抽象艺术在中国没有地位,没有影响,也没有市场。跟在当代艺术圈里,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而如果呆在抽象画界里,就有可能被拖下市场,失去市场。没有任何学术理由,只有市场理由!
中国抽象艺术不仅要“抱团”应对边缘环境,要用我们的努力来扩大疆域。“抱团”相互取暖,首先要取彼此的真诚之暖,取抽象艺术信仰之暖、信心之暖。要使大家都懂得,选择了抽象艺术其实是选择了艺术理想,因为中国抽象艺术的土壤还很贫瘠,还没有绿荫,我们愿不愿意都成为了第一代植树人,都要有担当与使命的责任心。你可以只顾谋生做一个换钱的画家,也可以满足抽象画的自娱自乐。你可以没有使命感、没有责任心也没有艺术理想,但是,你应该知道,在当代中国,能够从抽象艺术文化的角度来思考中国抽象艺术的命运,绝对是出于对抽象艺术的深刻认识和无比热爱,出于文化使命。一个在山脚刚刚起步的樵夫,是很难具有山腰和山顶上的眼界的。中国不缺抽象画家,中国缺少的是抽象艺术文化,缺少多多益善的抽象艺术文化的推广者与传播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者,大多是因为他们的层次,用“山脚思维”来贬低“山顶思维”,结论是荒唐而可笑!  

    当代中国抽象艺术没有地位、影响与市场的原因是什么呢?原因很多:
1、当代中国抽象艺术没有文化。
    什么叫文化?文化是一个系统,抽象艺术文化包括抽象艺术历史、历史研究、抽象艺术基本理论、创作理论、审美理论、价值理论、理论研究队伍、研究机构、大学师资、专业院系、学生、硕士博士、杂志出版、画廊、美术馆、博物馆、拍卖行等等一个完整的“生态链”,抽象艺术文化只有拥有这个“生态链”,我们才可以说,抽象艺术是有文化的。中国抽象艺术在这个“生态链”中,除了有画家和少量参与的画廊、展览与拍卖,其他重要的环节基本没有!在这样的前提下,你要让抽象艺术在中国有地位、有面子,可能吗?100%的中国人不“懂”抽象艺术,只有千分之几的人略知皮毛,甚至很些画抽象画的画家也只是一知半解、滥竽充数,中国整一个抽象艺术文盲大国,这难道不是事实?

2、主流教育机构和社会机构不作为
    中国的艺术教育落后是众所周知的。不光是普通高校,即便是十大美院,至今也没有一个以抽象艺术命名的院系。也没有一本完整的系统的抽象艺术教材,没有专职教师,没有研究机构。对这个学科完全陌生,顶多就是在课时很有限的课堂上照搬西方美术史关于西方抽象主义的概念。抽象艺术理论大多也是翻译进来的,评论家用西方并不系统、也不完整的抽象艺术言论对中国抽象艺术说三道四,缺少本土文化渊源、缺少独立知识产权、缺少中国民族特色的抽象艺术理论研究、缺少价值标标准、缺少对历史与他人创新观念的尊重,整个中国美术界与美术教育界对抽象艺术文化是陌生的、麻木的、不求甚解的、半懂不懂的!你说抽象艺术在中国能有地位吗?

3、抽象画家队伍鱼龙混杂,文化素质与艺术水准良莠不齐
    中国抽象画家有三方构成,第一方是上世纪80年代在国内接受西方影响并开始抽象画创作的画家。第二方是90年代后出国受到西方影响在21世纪初“海归”的抽象画家。第三方是90年代-21世纪介入到抽象画队伍的中青年画家。
中国本土抽象画家们先天不足,没有接受过抽象艺术文化的系统教育,基本上都是自学成才的。 因为中国当代没有抽象艺术文化,也没有抽象艺术师资与教育。即便有个别教师教授抽象艺术,也只是介绍式的,自己就也是边学边教,根本谈不上有独立的理论体系。所以大多数人学习抽象画只能靠自学,而自学的道路非常坎坷,摸石头过河,教材与时间都不能够保证,80年代的大多画家只是靠模仿起步,这就造成了中国抽象艺术的软肋,作品拿到世界上没有竞争力!被西方人认为是他们的“二代”。有些画家也自甘“二代”,并且认为中国当代要在抽象艺术上赶超西方是痴心妄想,不切实际!有些画家成为“二代”沾沾自喜,还自以为是得以真传,利用信息不对称,在国内各类画展中“投机”!随着越来越多的世界性抽象画家的作品进入中国,各类文献资料、画册在中国出版,我们发现中国当代抽象画家中“二代”、“三代”还真不少。作为启蒙,“二代三代”们的存在也无可非厚。但是他们是如果拿“二代三代”的作品去和世界对话,是要被人看笑话的。早在十多年前,我曾经接触过一个比利时画廊的总监,他当着我的面,翻开二十世纪西方美术史,指出国内哪些画家作品像书中的谁,一脸不屑的表情,令我记忆优新!
上世纪80年代的抽象画家还多少有点使命感,因为当时画抽象画要顶住很大的压力。他们在艺术形式上的探索精神值得嘉许,他们是中国当代抽象艺术直接的推动者,功不可没!这代画家比较纯粹,他们的出发点和市场没有直接的关系,因此,学术是他们的首选。但是艺术形式的转型并非是艺术本身就可以彻底完成,还受约束于人的整个文化素养和艺术观念,他们的艺术修养源于根深蒂固的“写实功夫”,即使他们已经“身在曹营心在汉”(很多画家是教师,白天教学生写实素描,晚上创作自己的抽象画),但是,很多时候他们的艺术观念并不跟着他们的“心”走,而还是跟着“身体”走,这无疑也制约了他们在抽象艺术道路上走得更远。他们从模仿起步的步履容易形成惯性,惯性一旦形成,就会吊死在一棵树上。无论是绘画风格还是图式都可能20年不变的痴情。由于他们是中国当代抽象艺术最早的开拓者,在当代抽象艺术史上往往首先能够找到他们的名字,而知名度依然是构成绘画市场价值要素中的重点。因此,他们也必然左右着中国当代抽象艺术的审美观和价值观,在一个缺少学术的背景中,他们就成为“学术”的支点,而几乎所有的“内行”都知道这些画家作品的学术含金量是打折扣的,他们自己也心知肚明而彼此心照不宣。因为历史已经形成,利益也已经形成,任何变化都意味着利益的变化,而很多画家是很难超越利益的。因此,艺术市场的繁荣最直接的受难者是艺术家的尊严,很多在没有市场利益时表现得十分洒脱与超前的艺术家,在市场经济“看不见的手”的牵引下,乖乖20年不变地成为了市场的奴隶,重复着自己。当然,错误并不全在他们自身,而他们也只是中国缺少本土系统抽象艺术文化的牺牲品。
海归画家基本上是属于被西方“造就”的一代,受西方抽象艺术影响较深,这方人有两种倾向,一种是“纯二代”,几乎就是西方某些画派派驻中国的代表。他们往往是在国外就难以谋生,或者说苟且谋生,中国强大了,他们看到了希望,纷纷归国淘金、抢金。他们很多人在出国前就已经声名显赫,海归后依然可以捡起当年的名声,为现实所用。但他们带回来的艺术,在学术上并无建树,只是充当了一个艺术“买办”的角色。另一种倾向是用中国元素在西方获得成功海归画家,他们的转型也是在西方完成,但是他们比起前者来说更聪明,他们知道怎样在西方艺术界谋生,就是要用民族的、本土的符号和观念来“与众不同”。他们被称为“中国民族符号派”,靠“贩卖”中国元素而获得国际艺术市场的青睐,他们在很长的时间内影响着中国抽象艺术的发展趋势,他们的成功意味着中国抽象艺术的方向。
第三方抽象画家最容易迷失,他们是在艺术市场开始后进入抽象艺术界的,市场经济将所有人的脑都恶洗一遍,财富摧毁了一代人的精神脊梁。他们已经没有了使命感,他们学习艺术往往不是因为兴趣,而是因为便于进入和财富效应。他们熟悉市场,甚至可以说他们对抽象艺术的兴趣主要是市场,还有就是抽象艺术的门槛低,使得任何画家在其他画种失败后,都敢于到此来栖息,因为抽象艺术领域是一个“允许”鱼龙混杂的地方,是一个可以伪装和保护自己的地方,是一个可以浑水摸鱼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没有“好坏”标准,没有图式标准、没有技术标准,没有难度标准,只要胆子大,只要敢乱画,每人都可以神吹自己是抽象画家。尤其是市场化后,有了红包潜规则,即便刚入门才一年半载,就敢为自己张罗大型画展,只要有钱,给红包,批评家可以站成一排助阵。而收了红包的批评基本上是胡说八道!
现在,艺术唯一的标准似乎被市场左右,艺术审美标准、价值标准、技术标准统统让位于市场的金钱标准,有人买画就是硬道理,敢砸钱就是英雄。有人捧、有人买的画家作品,不管是“二代、三代”还是“伪抽象、假抽象”,一律成为市场宠儿。谎言重复1000 遍即成为真理的荒唐,演绎成灾。中国抽象艺术整体边缘化的同时,却有少量画家逆势而上,他们被盲目追捧着,而这种盲目一旦被识别,就会引发更大的抽象艺术的信任危机。
没有基本理论,没有审美标准,没有价值标准,没有游戏规则,有的只是自我标准和红包标准,人情世故和市场欲望,中国当代抽象艺术就是在“近亲繁殖”中走向边缘的。没有研究,没有自律、甚至没有艺术道德,中国抽象画家的环境自由得“放任自流”。因为没有文化,只有画家和市场,圈子化越来越严重,围墙越来越高,观众越来越远。自生自灭30年,中国抽象艺术的区域范围没有大的扩展,“文化链”依然没有形成,画家依然自生自灭。

4、政府袖手旁观,百姓敬而远之
抽象艺术作为艺术,只和画家圈子有关。作为文化,就和每个人有关。
抽象艺术文化理应由政府有关部门来关怀和推广。但是在中国显得尤其困难。因为30年前,抽象艺术还是被视为腐朽的资本主义艺术,需要批判和隔离的。30年的亲近,并没有拉近距离,依然是保持着不卑不亢的等距离。习惯了抽象艺术陌生和疏远,至今政府部门中没有一级机构有抽象艺术文化的研究单位和专业人员。政治化的艺术观念使得政府的文化部门只会关心政治化的主旋律,对什么叫生命主旋律是不懂的。抽象艺术是真正生命的主旋律艺术,无人知道!
因为缺少文化宣传与教育,惯于听信于政策的老百姓也自然与抽象艺术隔绝,划清界限。仅仅是依靠难得的出国 ,接受西方公共环境抽象文化的熏陶,或者从有限的报刊电视上的零星介绍获得信息。能够通过这些渠道获得抽象艺术文化信息的老百姓是少之又少。
鱼龙混杂的抽象艺术实况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是没有诚信的。有些自作聪明的画家总是以为画家怎么说,老百姓会怎么信。接受美学的出现使得很多人知道艺术是审美者的主题,由审美者来决定好坏。审美者都是有艺术天赋的,他们的直觉都可以非常准确地在一批画中找出最好的作品,而无须提醒。当批评家推荐的作品和他们的审美发生冲突时,他们往往会敬而远之。受损害的是抽象艺术,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岌岌可危。

5、抽象画家群体缺少宏大胸怀、长远规划
“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决不是无病呻吟、小题大做,而是一个十分严峻的思考题,抽象艺术,何去何从?
在主流体制还没有觉悟之前,画家抱团过冬,互助艺术已经成为普遍的风景。上海、北京、天津、重庆、深圳、成都,都有不同规模的画家群体,在各自为生。他们的群体模式有几种类型:画廊型群体、艺术园区型群体、学院派群体、区域派群体、画展派群体、材料派群体、技术派群体、水墨抽象群体。他们相互结成小的群体,小的三五人,大的数十人,都是小圈子。这些小圈子基本上没有大的学术内容,他们的最大的学术就是展览,然后请评论家来喝彩,模式也是大同小异,筹集作品,举办展览,媒体宣传,市场响应。最后把画卖出去。
因为市场的原因,很少有以学术归类的,即使有的展览需要学术来支持,开作品研讨会,也是以“歌颂”捧场为主,很少有学术争鸣,更不可能有批评。在抽象画家之间,几乎就很少谈论彼此的艺术,碰到多的话题就是男人举杯谈赚钱,喝酒谈女人,就是不谈艺术,尤其是抽象艺术。因为抽象艺术的图式风格太多,杂乱,无法归类而难以评判。这就是抽象艺术最大的误区,不知道好坏。
观众不知道、市场不知道、画家不知道、评论家也不知道。整个社会都不知道抽象艺术的价值标准。在这样一个误区面前,抽象艺术家的容忍就意味着抽象艺术的无能。
画家面对不懂他艺术的人群,一般都回避谈论自己的艺术。抽象画家群体如果面对不懂他们艺术的人群也回避的话,文化究竟由谁来推动。
抽象画家只知道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打转,只关心自己的作品市场与拍卖的兴旺,而丝毫也不关注社会对抽象艺术的态度,不过问抽象艺术在中国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和审美者的占有率,不关心自己的绘画的精神空间与社会需求,那么这个画家的全部意义如同早期经济学意义上的商品等价交换,用一把斧子来交换二条鱼。只关心物质利益,没有文化追求和宏大理想,这样的画家只能是画匠,即便是画了很多好画,依然是个画匠而不是艺术家。艺术家除了创作,还需要创造,除了艺术创造,还需要文化创造,这是一个人的人道,艺术家的艺道。你在自己吃饱的同时,要照顾四周的人也一同吃饱,你自己吃好的同时,也要尽可能让身边的人也同时吃好。艺术家的责任和使命就在于此。
中国抽象艺术家群体缺少的就是具有宏大胸怀的远见与精诚协作的踏实作风,缺少慈悲心怀,缺少艺术追求与批评与自我批评,缺少倾听批评的勇气,神经过敏,神慌心虚,缺少文化底蕴与艺术底气。很多画家最不想听到的就是别人对他的画的批评,一批评他的作品就暴跳如雷,实质上就是因为他的作品是“伪劣艺术”,自己知道自己的底细,但是生怕别人知道。
其实,抽象画家有过十年以上的经历,画好画坏每人心里都有一本帐,只是当面不说罢了。而在背后,没准就把你的画贬成狗屎。文人相轻的劣根性在抽象画家群里表现得尤为突出。相互之间,要么毫无原则地吹捧,要么毫无原则地诋毁。原因之一,是因为大家都没有接受过抽象艺术文化的系统教育,大家仅凭着自己的天赋与直觉说话,而天赋和直觉都和人的文化程度有关。而很多画家进入画界的初衷,非常可能就是因为文化课不行,考综合性大学肯定没门,而被迫考美术类院校的,这些年美术院校成为“高考差生”的“收容所”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个事实将在很长的时间内,“差“将影响着这个行业。这类画家并非都是画不好画的,但是,可以坦率地说,由于文化基础不行而进入画坛的画家,即使后来有了机会和运气,如果不在综合文化基础上补课的话,那么,你的文化将永远制约着你的艺术方面的发展。

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因为当代抽象艺术已经30年,但是,30年来,它的影响与地位似乎并没有得到足够的发展,某种角度来说是在倒退。
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因为中国悠久的抽象艺术历史与文化,始终没有得到中国人自己的认同和肯定,至今也没有一所大学和机构有这样的勇气和魄力来成立这样的一个研究机构。
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因为目前为止,我们的主流机构和体制内部门都没有认识到,抽象艺术的中国命运涉及到每个中国人的艺术精神和幸福指数。抽象艺术不仅是艺术,更是一种生命文化,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受教育与审美的生命方式。
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国当代的抽象艺术家群体缺少使命感、责任感,缺少理想与抱负,缺少慈悲心怀和奉献精神。眼睛里只有市场而没有文化意识,没有抽象艺术文化的概念和意识,这使得他们实践艺术的同时,功利心和患得患失极其严重,往往会为此而放弃文化目标,一叶遮目,不见泰山。
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国没有系统的抽象艺术文化造成了抽象艺术的边缘化。如果这个状况不改变的话,再过30年,抽象艺术在中国的地位依然如故。文化和血缘有关系,必须在中国文化历史上找到抽象艺术的血缘,才真正可能让抽象艺术成为每一个中国老百姓自己家中的艺术。
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抽象艺术鱼龙混杂的现象日趋严重,画家缺少自律的原因是缺少艺术文化,根源还在于抽象艺术文化的缺失,没有基本理论研究和专业研究机构人员配置的现象亟需解决,抽象艺术文化需要传播需要推广。这不仅关系到抽象艺术文化在中国的命运,也关系到每个中国人的幸福指数。鱼龙混杂使得抽象艺术在中国的信誉日渐式微。改变这种现象的唯一途径是让抽象艺术审美标准、价值标准成为每一个抽象画家进入的必修课,成为每一个公民的选修课,只有补上这一课,中国抽象艺术文化才可能健康发展。
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国当代抽象画家在边缘化的同时,依然忽视自己的不足,依然盛行圈子作风,以个人利益作为评判一切事物和人的出发点,缺少胸怀和合作态度,鼠目寸光,没有文化远见与战略目光。满足小圈子的利益,而忽视社会群体利益于国家文化利益。
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抽象艺术的观念是生命观念与宇宙观念,是天人合一的精神观念。抽象艺术的形式是纯粹视觉形式,是超越了思想、问题与哲学的天籁音乐。人类用社会化的价值观念来近视抽象艺术,得出的结论是及其荒唐的。人的精神有三重境界:生命境界(生理与心理)、宇宙境界(精神与直觉)、社会境界(利益与问题)。中国人从生命与宇宙的角度来了解抽象艺术,将抽象艺术文化与人的生命文化紧密结合,得出抽象艺术是艺术的最高境界这一结论。而错误的观点认为抽象艺术已经过时。
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坦然面对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无动于衷。中国抽象艺术家都必须有这个意识,抽象艺术是文化,只有建立抽象艺术文化体系,才可能在中国文化中生根发芽。抽象艺术文化推广不能够等待,必须从我做起,有人出人,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时不我待,不要让我们这代可以为抽象艺术文化做的事情,搁置到下一代,不要让我们的后代看低我们,因为文化的接力是很容易看出一代艺术家文化思考的深度和广度,价值与体系的。
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别无选择。中国当代抽象艺术已经过了概念讨论的初级阶段,应该进入到本体价值的实施阶段。抽象艺术的本体价值是生命文化,必须从建立中国抽象艺术文化体系入手,从教育开始,从大学开始,创建抽象艺术学学科,开展全民通识教育,让每个中国人心中都有一个清晰的抽象艺术的概念,抽象艺术文化的意识。
抽象艺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要改变上述状况,别无选择,只有建设抽象艺术文化,加强艺术家的艺术自律,研究和推行抽象艺术的审美与价值标准,并且让这个标准深入人心,彻底杜绝抽象艺术造假和滥竽充数!信也好不信也好,推动抽象艺术文化必须从我们自己做起,不要相信有救世主。救世主只有自己!
发表于 2011-7-5 09:27:50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就有希望了.我的内心再一次沸腾了,我胸腔里的血再一次燃烧了.楼主的几句话虽然简单,却概括扼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ICP备19030771号  

GMT+8, 2019-11-14 03:52 , Processed in 0.10753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