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2533|回复: 17

【2007’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原国镭先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3-26 22: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B91E31B81E6_117_1176179479.jpg
[原国镭简介]
1963 生于北京
1987 中国青年画家大展 中国美术馆
1988 个展 北京艺术博物馆
1990 个展 哈德门饭店画廊
1990 北京风景画展 炎黄美术馆
2002 宋庄画家展 紫云轩
2003 中国当代百人艺术展 大陆画廊
2003 中国首届风景画邀请展 大陆画廊
2003 首届青年美展 今日美术馆
2003 当代艺术百人展(千景画廊)
2003 当代油画展(北京中华世纪坛)
2003 “不为公众”三人展 北京(798)
2004 人间烟火(宋庄视觉艺术展第一回宋庄艺术合作社)
2004 玻利维亚tabingely画廊
2004 当代权冲艺术展(宋庄艺术合作社)
2005 “体验与知觉”图片影象展(北京电影学院)
2005 “废”艺术展(三里屯禅零空间)
2005 暧昧(探岭画廊)
2005 人间烟火(宋庄视觉艺术展第二回宋庄艺术合作社)
2005 工业行动计划行为现场(大同)
2005 宋庄十年邀请展(宋庄艺术基地)
2005 北京艺术文献展(江湖北京798)
2005 “捕风捉影”当代艺术展(宋庄艺术合作社)
2005 不确定表达(北京798零工厂)
2005 梦想与记忆行为现场(北京)
2005 波士顿丹佛大学
2005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国家画廊

2006 狗生活艺术展(宋庄画家村画廊)
2006 北京当代职业艺术家绘画展(北京798仁画廊)
2006 首届宋庄多媒体艺术展(宋庄艺术合作社)
2006 前哨在艺术在(前哨画廊)
2006 无常年代的压力当代艺术展(国际宋庄艺术集中营)
2006 中国油画燃烧---美国纽约ETHAI COHEN FINE ARTS
 楼主| 发表于 2007-3-26 22: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原国镭先生】

z1_1174919508.jpg
[原国镭自述]
中国职业艺术家,创作形式包括油画、中国画、摄影图片、表演。创作思想涉及在政治制度的枷锁中其宗教(基督教)、权利、性和人性之关系,以及对国家概念,人类生殖及人的灵魂深处自虐式暴力期待诸多问题,并有着广泛的心理暗喻和自剖反省。其作品毫无受众面。
●很多东西语言无法说清楚,比如我的作品所有人都以为那是性、暴力、色情,但我自己知道真的不是。我要表达的是政治、信仰及权利问题,这些问题在中国尤显突出,当然我希望哲学家、社会人类学家甚至政治家共同参与进来,总不能让少数艺术家做一种艺术文化恐怖主义来对抗他所处的现实吧。
●我们无法遁迹于政治权利之外,我们只能深陷其中你或许可以做些无力而徒劳的对抗,而你注定不是对手,一文不名。不过你可以看到体制内的脸孔,那是被易容换血
的人,他们吃着同样的饭,说着同样的话,思想也一模一样,甚至连睡觉的姿势,性交的动作也一样。我不愿意这样的相同,所以我可能一直会处在一种黑暗中,于是很多年来我一直都 在培养着可以孤独的活在黑暗中的这种心理。
●其实当我批判社会的时候,并不是说这个制度好,那个制度不好,我对什么制度毫无兴趣,那是我们人类最终要逃离的东西。此时我往往会想起存在主义或垮掉的那帮家伙。
●一切都是如此的假象,包括我们自己以为自己活着,其实也许早已死去,只是不知道而已。我们一定是在一场游戏中死去,而在另一场游戏中复活。
●我反感现实以及现实中的一切,所谓生活,它那么悖谬和不真实,但你的一只眼睛又不得不看着和关注着那肮脏不堪的现实,而你绝对不可以被现实同化掉,于是,我们随时冒着反对政治而被政治化,反对现实而被现实化的危险,在两者之间摆动,很有可能你会被变得面目全非,我相信有一天我的艺术可以干预现实。
●对于艺术家而言,有一天我忽然觉得观众是最不重要的,而且是很讨厌的东西,那么随之而来的展览也就变得更不重要,这有点象GODARD对待观众的态度,于是,如此,视觉艺术,包括其它诸如行为表演等,可以另外变为含有本质意义完全不同的东西,但如果把这些与艺术相关联的因素抽去,我们公众对艺术的存在性也就随之烟消云散,这有点中国禅的意味,DERRIDA所解构的西方经验主义,在任何地方都是有其价值的。
●关于我创作内战方面的作品,我要说的是,所谓内战无非是政客拿人民开的一个玩笑,这个玩笑从历史的过去开到我们的今天,尤其是近一百年信仰共产主义制度的国家。当我们在这种愚昧的嬉笑之间,有一种颜色被染到了旗帜上,这就是小时候他们告诉我的烈士的鲜血。我的大脑一阵眩晕,一片苍白,忽然什么都消失了。
●我们没有经过工业革命、启蒙运动、宗教革命、政治改革,科学文明等各个时期,所以当代中国艺术既没有哲学,也没有美学以及一切与艺术有关的东西作为引导或合作,因而,无论是在国内外的艺术家,无不充满着暧昧和他们认为的中国式的智慧和幽默。于是我想,要改变中国的艺术和社会,需要殖民,而且不仅是文化意义上的殖民,虽然我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关于枪的作品,只是我创作的一部分,你们把它扩大和片面了,枪是男人身体器官的延伸,也是性的延伸,它会把你的肉体干掉,也会把你的身体干掉。精美的造型,有着数学与美学的理性魅力,却被非理性的射击,你看,事物竟如此之悖谬。
●许多时候,觉得很疲惫,于是经常反过来想,为什么所有思想与行为都要有一种动机和理由呢,很累。有时自愿愿意成为任何异化之物,当全世界完全由这种形式组合时,我们也许是最快乐的。
●我很担心我的作品会伤害公众的眼睛,但我希望你们能看到的只是一些碎片。
●PASOLINI说过,惊世骇俗的行为本身便是暗示着一种公开的惩罚,而其价值不存在于一件作品的形式或内容里面,而是在于这件作品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对创作者本身所造成的反弹。因而,我,无数年以来一直在等待着这种惩罚,甚至带有一丝期待,不管它是来自于什么地方。艺术的比较或许最终将成为人性的比较,信仰的比较,我有信仰,但我的创作与信仰有着巨大的差距,甚至带着某种莫名的邪恶,于是我在等待着某种惩罚,被其惩罚将是幸福的。
●应该是我说的话:没有法庭,不会再有审判你的法庭,也将永远没有审判你灵魂的法庭。
●有时候,我会非常干净的放弃思考人类共性的问题,而只清算我自己自身的肉体和思想问题。但我想,我的偏执,一定是人类的偏执,我的肮脏,一定是人类的肮脏,我的忧郁,一定是人类的忧郁,我的抚摸,一定是人类的抚摸。
●关于创作一次性的作品,消费时代的特征,一次性筷子、一次性餐盒、一次性口罩、一次性安全套、一次性卫生巾、一次性桑拿内裤,政治也是否存在着一次性的可能性。
●性历来与政治紧密相连,他们相互关联又彼此作用。我的作品会通过性,指向政治,再由政治回到性,依照枪、旗帜、服装、身体器官等特征,使人们意识到性在这个国家的状态,因为性是自由的徽章。
●真的不要问我艺术效果、视觉感受或纯美术功能方面的问题,那样你应该去LTALY挖掘古代画家的坟墓,去问他们。
●我一定不会知道明天该如何创作,我怎么会知道明天的事呢,但是我想基督会引导我,因为他是道,他是真理。
 楼主| 发表于 2007-3-26 22: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原国镭先生】

z2_1174919684.jpg z3_1174919694.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3-26 22: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原国镭先生】

z4_1174919727.jpg z5_1174919737.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3-26 22: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原国镭先生】

z6_1174919795.jpg z7_1174919809.jpg z8_1174919825.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3-26 22: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原国镭先生】

[绘画作品系列]
2_1174919920.jpg 3_1174919949.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3-26 22: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原国镭先生】

4_1174919987.jpg 6_1174919993.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3-26 22: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原国镭先生】

1_1174920030.jpg 5_1174920037.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3-26 22: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原国镭先生】

7_1174920077.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3-26 22: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原国镭先生】

问:在早年有什么特别的事件/时代使你成为了一个艺术家?
答:没有。我属于天生就是做艺术家的那类人。  
问:你对传统的中国艺术家或一些西方艺术家感兴趣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
答:从来没对中国的艺术家感兴趣过。在成长的过程中喜欢过VELAZQUEZ、CEZANNE、REMBRANDT、CARAVAGGIO等。
问:如果你不是艺术家话你现在想做什么?
答:流氓、疯子、诗人,这三种是我喜欢的。
问:对一些人来说画上的内容是很可怕的,如果人们是犯罪的,你对这些有什么反映?通过你运用的宗教手法来表示吗?
答:我相信人生来就是有罪的,也只有依靠宗教去解决。罪恶是存在那儿的,做的比我画的一定会更可怕。

问:“拿下”是你亲身经历的吗或者他只是一个正常的人?这幅画可以看出是对抗权利,你还有其他的意图吗?
答:重要的是心灵被投进监狱,那幅作品不仅仅是对抗权利,在创作画的原始图片上我发现了图片中有一只很小的苍蝇被拍了下来,我把它无限放大了,也许善良和罪恶都被无限放大了,所以世界根本不存在真相。
问:“脏舞”是完全不同风格/颜色的设计对于其他的来说,你对此有什么评论?
答:艳丽色彩中的脏更显的脏,它的色彩是需要,我反感艺术家有一种风格。
问:“预言”,你知道关于H.R.Giger, or Fuchs?
    不知道。我认为只要人类在一种制度中,我想无时不在恐怖里。
问:你对超现实主义或者达达的艺术家特别感兴趣吗?例如,你作品中苍蝇的使用和达利的细节“The Hallucinogenic Torreador” (下面的画)的关系,可以看见苍蝇有生殖器官.这个苍蝇有特别的意义吗?或者你宁可让观众自己来决定?
答:对超现实主义和达达的艺术家兴趣一般,我想我的苍蝇更多的感觉来自于PAUL SARTRE的戏剧《苍蝇》。
问:在中国现在的变化中,你觉得艺术活动是在向什么方向发展?你认为更多的中国艺术家将会最后在其他国家展览或者把市场的重心放在来自文化大革命时代的传统艺术/历史艺术?
答:中国没有过真正的艺术运动或流派,我反感中国艺术家用文革语言或中国传统符号进入西方展览或市场,那是投机的方式,我更关心的是人类的问题,也愿意做出这样的置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ICP备19030771号  

GMT+8, 2019-12-14 21:23 , Processed in 0.11626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